吃土日常

小时候从三级台阶一跃而下就能得到快乐,长大了需要八楼

【昕博】猫头鹰、刺猬和八哥

百万玫瑰:

19岁哨兵昕X24岁向导博


看清楚了啊年下啊


被我写的一点都不好吃的哨向梗


bug很多不要在意


送给猫头鹰呀 @先生,请问您喜欢吃甜点吗? 




  


1


“嘭——”


办公室的门猛地被人推开,一声巨响。


肖战吓一大跳,表面还是非常镇定地抬起头看着闯进来的人。


“方博!还有没有点规矩了!”


方博不接话,冲到他办公桌前站定,“肖主任!现在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肖战瞪他,“我还想问你什么情况呢?出去!敲门再进来!”


“肖主任……”


“出去!”


方博深吸一口气,跺着脚走出去,在敞开的门上敲了两下,肖战点点头,他立马冲回来了。


“您现在可以说了吧?什么情况啊这是!”


肖战沉默了两秒,放下手里的笔,正色看着方博:


“这是刘总敲定的事情,我没法跟你解释,你不接受也得接受。”


“什么就我必须得接受了!”方博一下子急了,“我都跟您说过了我没法绑定哨兵,您又不是不知道!这么多年成功过吗?去年不都说好了不绑定了吗?这这这今天又突然跟我说必须跟那个哨兵绑定,他叫,他叫什么来着?”


方博挠了挠脑袋。


“许昕,他叫许昕,今年刚入塔的,19岁。”


“您看!这才19岁!我整整比他大了5岁啊!”


一看方博要耍赖皮了,肖战眉毛都快竖起来了,“大五岁怎么了?你还知道啊,你都24岁了你都没绑定哨兵,你是骄傲还是怎么的?”


肖战一怒方博就蔫了,“那……那你们也不能来强制绑定这一套啊。”


唉,肖战叹了口气。


“你的情况上面都知道,刘总他也知道啊,这不是情况特殊吗?你别看人家才19岁,今年才觉醒,可人家是S级啊,同年龄段的哪有人能跟他绑定啊。”


他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你呢,从你觉醒成S级的向导开始,每一年都给你尝试绑定,没有一个成功的,你都24岁了还没结合,你是真打算一辈子不绑定啊?”


方博梗着脖子回答:


“那我一辈子不绑定怎么了?我哥不是28岁了才结合的吗?我才24呢……”


肖战一听就翻了他一眼,


“你以为像马龙那样28岁才觉醒的超S级的向导还能有第二个?你哥脾气倔,就盯着马龙不撒手,好不容易盯到他觉醒了,那不就立马绑定了吗?你倒是跟我说说你现在盯着谁呢?你说得出来我就去上面给你推了这个事儿。”


“……”方博绞尽脑汁,“崔、崔庆磊?”


“你可拉倒吧,他才受不了你这个小炮仗呢。”


 


2


被怼得体无完肤的小炮仗垂头丧气地出了办公室。


反手刚合上门,脖子就被人挂住了。


“博哥,肖主任怎么说啊?”


 


方博一听是周雨的声音,肩膀更垮了,“……还能怎么说,一定、必须、绝对不能拒绝。”


“啊?”周雨关切地凑得更近了,“可你都不认识人家啊?万一跟以前一样还是绑定不了呢?”


“诶!”方博一下子直起腰来,“你说的对啊!”


他兴奋地看着周雨,大眼睛亮亮的,“要是绑定不了,那可不怪我了吧!”


“理论上说……是这样的吧……”周雨看他这样,有点犹豫,生怕助纣为虐。


“对对对你说得对!”方博激动地拍了拍手,“走!我去会一会那个哨兵去。”


他抓着周雨的手臂就往前拖。


“哎!”周雨伸出左手把他的手从手臂上抓下来,“你知道人在哪儿吗你就去会一会。”


方博无辜地眨了眨眼。


周雨也眨眨眼,突然眼睛一弯笑起来了。


“跟我走。”


“雨哥威武啊!”方博欢呼了一声,双手环住周雨的肩膀,“抱雨哥大腿!”


周雨呵呵乐着,俩人抱着往前走。


 


站在熟悉的门前,方博有点怀疑地看着周雨。


“你是不是就想找借口来看看小神童才把我带来这儿的?”


周雨瞥他一眼,没跟他计较。


小神童今年才17岁,叫樊振东,早早的觉醒成了超S级的哨兵。


小时候的周雨还以为父母叫他照顾这个邻居家的弟弟是给自己当童养媳的呢,没想到养成之后自己成了人家“媳妇儿”。


“我跟你说啊。”周雨伸出手指对着门点了两下,“你那个哨兵,现在就是小胖的室友,才来几天啊,给他收的服服帖帖的,对着人一口一个‘哥’的,我看可不简单啊。”


切,方博不屑一顾。


“小胖这么有礼貌的孩子,对着谁不叫哥啊,我看你是神经过敏了吧。”


周雨思索了一下,“你这么说也有道理,小胖确实很有礼貌哈。”


“去去去。”


方博在突然迷之骄傲的周雨肩膀上推了一下。


两人在门口闹个不停,嘀嘀咕咕的声音隔老远都能听见。


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


闹来闹去的两个人停下了动作下意识地看向开门的人。


 


靠,真他妈高啊!


方博仰着脑袋看他。


 


“你们……有事儿吗?”


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高个男人问。


 


3


这世上还有比背地里讨论别人的时候,结果那个人突然出现在你面前还要尴尬的事情吗?


方博要回答没有。


事实上他尴尬地都快说不出话了。


他可从来没想过一个19岁的哨兵居然能高过他大半个头,宽肩窄腰大长腿,穿着白T和牛仔裤跟要上台走秀的男模似的。


看两人都呆呆地看着他,那个人挑了下眉毛,又问,“你们找小胖吗?他说他去找一个叫雨哥的人。”


突然被点名,周雨吓一哆嗦,“是、是我,我是周雨。”


许昕哦了一声,“雨哥好啊。”


然后他又转头看还木愣愣的方博,“小可爱你怎么称呼啊?”


周雨一听就跟他摆手,还是没拦住小炮仗爆炸。


“你才小可爱!你全家都小可爱!你家方圆十里全是小可爱!”


方博瞪着眼睛嘴里突突突地。


“博哥博哥!”周雨一把捂住他嘴巴,方博左躲右躲都挣不开。


“博哥?”许昕歪头,“你是叫方博吗?”


方博一听,抓下周雨的手。


“叫你博哥干嘛!”


“不干嘛。”许昕低头笑了一下,又抬头看着他的大眼睛,“那可不是我家的小可爱吗?”


 


谁谁谁是你家小可爱!


方博瞪大了眼睛,脸红了一片,耳根都红了,嘴里叨叨咕咕地不知道怎么接他的话。


一看气氛不像是来吵架的,更像是在调情,周雨撂下一句“我去找小胖”就跑了。


方博伸手抓他,衣服角都没摸着,懊丧地缩回了手。


“进来坐坐?”


许昕侧身让出一条路。


方博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怎么?你害怕啊?”


小炮仗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有人点火。


方博头一昂就进门了。


 


估计是刚来没几天的缘故,许昕的东西还没完全收拾好呢,箱子大开摊在地上,床上还堆着几条衣服。


还不如小胖收拾的干净呢。


方博撇撇嘴,掀开床上那几件衣服,一点也不客气就坐床上了。


如果哨兵和向导双方互相看不顺眼,结合的失败率会更高,所以方博决定用尽全力让许昕讨厌他。


许昕就只是瞟了他一眼,转身倒了一杯水递给他。


方博本来想拒绝的,奈何手比脑子反应要快,不仅接了,还特别有礼貌地跟人说了声谢。


说完就想扇自己嘴巴。


你这么客气干什么!要让人家讨厌你!


 


“喂!”方博叫他,“你、你知道上面的决定吧?”


许昕坐到小胖的床上,跟他面对面,冲他点点头。


“我跟你说,不、不可能,我不跟你绑定!”


背着许昕,方博敢跟肖主任大喊说“不要”,但是当着许昕的面,方博总有种对不起他的感觉,说话都打磕巴。


许昕倒是没生气,“我能问问为什么吗?”


“没、没为什么!”方博装作不耐烦地说,“反正这么多年要跟我绑定的哨兵没一个能成功的,不差、不差你这一个。”


“你怎么知道我也跟他们一样不能成功啊?”


“你哪来这么多问题啊!”方博白他一眼,“那人家都不行轮到你你就行了?你以为这么巧啊?”


许昕扶了扶镜框,“不试试怎么知道?一个萝卜一个坑,说不定以前都成不了是因为人家不是好萝卜啊。”


“你说谁坑呢!”


“哎你怎么还急了呢。”许昕反而笑了,“怪不得我听别人给你起外号叫小炮仗呢,真是一点就炸哈。”


“谁、谁败坏博哥名声……”方博越说越没底气。


他这个外号享誉全塔,师兄们集体认证,不管是谁都知道。


“哎,商量商量呗?”许昕靠近了一点。


“有什么、有什么好商量的?”


方博也搞不明白自己对着这个比自己小的哨兵怎么就是底气不足结结巴巴的呢。


“反正这是上面的决定,你也改变不了,那咱俩试试呗?”许昕轻声说,“大不了我不叫你小炮仗了。”


你本来就不该叫!


方博恨恨地捧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看他没反对,许昕又接着说,“你能告诉我吗,为什么之前的都成功不了?”


方博含着一口水,反复在嘴里捣鼓来捣鼓去的,想了半天,“咕咚”一声咽下去了。


“因为他们怕扎。”


他跟许昕说。


 


什么???


许昕头上三个问号。


 


方博犹豫了一下,放下杯子,把他的精神体放出来了,双手托着送到许昕眼前。


一只刺猬。


 


啊,怪不得啊。


许昕看着团成一团的刺猬球说不出话。


 


4


“你你你死心了吧!”


方博得意洋洋地看着哑口无言的许昕。


许昕又扶了扶镜框,要开口说话,又咽回去了。


快拒绝我,快拒绝我。


方博捧着他的刺猬眼巴巴地望着许昕。


 


“你是认真的吗?”


许昕沉默了良久才开口说。


嗯?走向不对啊。


方博愣了一下。


“这理由也太无厘头了吧……你要骗我也找个好点的借口啊。”


被比自己小的哨兵质疑,方博差点又要炸了,“谁骗你了!那他们就是怕刺猬扎啊!你有本事把你精神体放出来我扎它试试!”


许昕二话不说放出来了。


一只八哥。


一只在空中扇动着翅膀的八哥。


方博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心里的刺猬,“我能抛起来扎吗?”


许昕无言以对。


八哥突然飞下来拿翅膀在方博头上呼扇了一下,给他头发都吹乱了。


“哎不关我的事儿啊!”


许昕连忙朝瞪他的方博摆手。


“它平时脾气就大,你又说要扎它,它能不扇你吗?”


“它还有理了!”


方博改瞪空中的那只八哥。


八哥作势又要俯冲下来,方博赶忙低下头缩着脖子不敢惹它了。


许昕突然低声笑了。


“你笑笑笑什么!”方博作势要把手里的刺猬扔过去。


许昕做了个闪身的动作,又笑了一声。


他弯着嘴角,看着方博说,“你看你俩多像,脾气都大,还一点就炸。”


 


“所以说啊,我俩天生一对,你不觉得吗?”


 


谁、谁觉得了。


方博把手里的刺猬对着他抛出去了。


许昕惊呼一声,又怕扎又不敢让它摔着,手下意识地就伸出去接了。


都做好被扎的皮开肉绽的准备了。


方博“咻”一下把精神体收回去了。


 


才不是怕扎着你呢。


方博把几件衣服叠好了,撂一叠放在许昕床上,站起身拍拍屁股就走了。


 


5


经过上次两人“友好”的交谈,许昕觉得这事儿基本是妥了的。


然而,然而。


这一个月来俩人已经在训练室里合作训练了三次了,方博没有一次成功疏导过他。


一直在门外观察的肖主任一点都不意外的样子。


但是许昕少年心性,心气儿又高,前两次都可以说是默契度不好,第三次他是真受不了。


一出训练场就拽着方博往自己房间走。


“干嘛干嘛干嘛!”方博拧不过他,只能扯着嗓子喊。


许昕被他喊地心头火起,猛地停下脚步,方博“咚”一下结结实实地砸在他背上。


许昕怒气冲冲地回过头,看到方博揉自己的额头,叹了一口气,伸手想给他揉揉,方博“啪”地一声重重把他手打开了。


许昕也不跟他闹,抿着嘴整理了一下思绪,长出一口气。


方博揉着额头,故意不看许昕,盯着旁边的地板看。


“方博。”许昕握了一下拳,“你到底为什么不愿意跟我绑定?”


“我没有!”


方博梗着脖子,还不看他,一副犟得要死的样子。


“对!你是没有!”许昕只是个19岁的小孩,从没被人这么气过,一下子语气又冲起来了,“你是不愿意跟任何人绑定!”


“是又怎么了!”


方博猛地抬头吼了他一句,吼完转身就走。


“你站住!我跟你说话呢你跑哪里去!”


 


“我一辈子都不要理你这个白痴了!”


方博头也不回地喊了一句。


 


 


6


当天晚上周雨又摸到小胖许昕他们宿舍来了。


拎着一袋子吃的直奔樊振东床铺,放下就开始叠巴叠巴叠衣服叠被子。


樊振东双手托着脑袋坐在桌子旁边看,眼睛里只有四个字:赏心悦目。


许昕像一滩烂泥一样长手长脚地摊在床上,八哥站在他枕头上,乖乖地没闹他。


等周雨好不容易收拾完了,许昕悠悠地喊他一声,“雨哥——”


周雨拆了包果冻塞到樊振东摊开的手心里,听许昕叫他赶忙说,“你别别叫我,博哥不让我理你。”


许昕一下子翻身坐起来了。


“凭啥啊?我又没做错什么,他不愿意跟我绑定合着还是我的错了?”


周雨咬着嘴唇,一副纠结地要死的样子。


他犹豫了好一会儿,看小孩儿是真的气的不行了,才斟酌着说:


“其实,其实博哥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那你倒是说说,他到底为啥这样?”许昕没好气地说,“他上次还骗我说是刺猬扎人,你看我这八哥,你看!”他指着满屋子乱窜的八哥,“刺猬是能跳还是能飞啊?我八哥要是能被扎到那在鸟界还活不活了?八哥不要面子的啊?”


周雨看了樊振东一眼,樊振东点点头,于是周雨下定决心了,坐正了,对许昕说:


“我告诉你,但你不能让博哥知道是我说的啊。”


“知道知道。”许昕直点头。


 


“博哥心里有人了。”


 


许昕脑子里“嗡——”地一下。


头脑充血,耳鸣目眩。


 


7


“有好多年了吧,应该是他还没有觉醒的时候。”


“算是家里订的娃娃亲吧,但对方是个普通人,所以博哥觉醒进了塔之后俩人就再也没见过了。”


“博哥就是认死理,只认定那一个人,所以不肯和哨兵绑定。”


 


“所以我……来迟了?”


许昕呆呆地问。


周雨焦躁地又咬嘴唇,樊振东伸手扒拉了一下他的嘴,塞了个果冻到他嘴里。


樊振东起身坐到许昕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昕哥,博哥比你大五岁呢,还是娃娃亲,你来的再早也早不过那个人啊。”


“谁说的……”许昕虽然是在反驳他,声音却弱弱的,“我要是,我要是能大他两岁,从他没觉醒的时候我就守着他,觉醒了就跟他一起进塔,谁都、谁都抢不走他。”


周雨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膝盖,“绑定这事儿不用急,虽然有了向导事半功倍,但你是S级的哨兵啊,用不着担心任务。”


许昕摇摇头,“我才不担心任务。”


“那你是愁没有向导跟你绑定?”


 


“我不想跟其他任何向导绑定。”


许昕自嘲的笑了。


“只是我喜欢的向导不能跟我绑定,有点遗憾而已。”


 


8


何止是有点遗憾。


许昕躺在一片黑暗里,耳边是樊振东熟睡时沉稳的呼吸声。


他把八哥放出来,黑色羽毛的八哥与黑夜融为一体,只有停在肚子上的重量表示了它的存在。


许昕修长的手指顺着八哥的羽毛摸了两把。


“雨哥……雨哥……”


他听到樊振东喃喃地说着梦话。


 


许昕你啊。


他点了点八哥的脑袋,在心里骂自己。


就因为人家看了你一眼,你一觉醒就眼巴巴跑到这个塔来。


人家只是看了你一眼啊。


看花,看草,看树,看你,你和它们一样,对他来说有什么区别啊。


 


一见钟情这种东西,果然都是暗恋的臆想吧。


 


他尝试着闭上眼睛。


眼前放的全是那次方博结束任务走出门前鬼使神差向角落里的他瞟来的那一眼。


他还是觉得方博眼睛里有星星。


歌词里唱一眼万年,他觉得这句话来形容方博再贴切不过了。


 


不过那又怎样呢。


他把站在肚子上的八哥收回去,换了个侧躺的姿势,高大的个子蜷缩成一团。


 


那不是我的星星啊。


 


9


塔里是有作息时间和训练安排的,因此许昕第二天还是得乖乖起床。


这座塔训练之苦是出了名的,谁都不想哨兵和向导出任务的时候出现失误,因此训练强度非常大。


许昕的父母不想让他来,但是又拗不过许昕。


虽然盼头没了,但是日子还是要过嘛。


许昕一边洗漱一边想,刻意忽略了镜子里自己略显苍白的脸色。


 


许昕,没事儿的。


他拍拍自己的脸。


他有自己喜欢的人了。


就算没有,人家也不会看上你这个小屁孩的。


他骂自己,把自己骂笑了。


一打开房门,他喜欢的那个向导抓着一瓶饮料站在门外。


许昕笑地更明显了,“有事儿找我?”


方博看他笑,明显愣了一下,傻乎乎的点点头。


“什么事?”


许昕语气轻柔地问他。


方博觉得他奇奇怪怪的,哪有人跟别人吵了架第二天还对着那个人这么温柔的。


他迟疑了一下,把手里的饮料递给许昕。


“给、给你的,我跟你道歉,昨天不应该跟你生气的。”


方博低下头,没看到许昕抿了抿嘴。


“博哥。”许昕低声问他,“你跟我道歉,是因为我比你小,你不想跟我计较吗?”


方博想了想,没毛病啊,就点了点头。


许昕看着他头顶的发旋上下动了动,心里倏然一紧。


他屏住呼吸压住胸膛里一阵一阵的抽痛,问地更轻声了,


“我听他们说,小炮仗有自己喜欢的人,是吗?”


“你都答应过不叫我小炮仗了……”


方博不满地抬起头,被许昕灰白的脸色吓了一跳,咽回了后面的话。


“……你不否认是吗?”


许昕眉头紧皱着。


方博眨眨眼,躲开许昕直勾勾的目光。


许昕不说话了,伸手接过方博手里的饮料。


 


“走吧,训练要迟到了。”


他关上房门。


 


“许昕……你脸色特别不好,你没事儿吧?”方博走在他旁边,语气担忧地问道。


“没事儿。”许昕微微低头冲他笑了笑。


 


我疼。


我疼得快死了。


 


9


许昕再也没提过跟方博绑定的事儿。


有一次肖主任避开方博,把许昕叫到办公室去了,拍着桌子问他俩现在什么情况。


“没什么情况。”


许昕八风不动,还是一副微笑的样子。


“肖主任,我这不是还小吗?自己的本事都没练好呢,先不考虑绑定的事情了吧。”


肖战放下手里的笔,严肃地看着他。


“许昕,当初是你自己要求来我们塔,也是你自己提交申请说要跟方博绑定的,刘总和我是审核了你很久才答应的,你现在又说你不考虑绑定的事情了?”


“嗨,肖主任,您这话说的。”许昕扶眼镜框,“您的亲徒弟您还不清楚吗?他不愿意做的事情,我怎么能强迫他呢?”


“我看他没有不愿意啊,你俩不是天天成双入对的吗?”


许昕连忙摆手,“不不不,他可没有这个意思。”


“没有这个意思?”肖战走到他面前,“那你说说他这是什么意思啊?”


“他就是,就是把我当成一个弟弟而已——”


许昕不知道他的黑框眼镜根本挡不住将落未落的眼泪。 


肖战沉默地看着他睁大眼睛努力控制自己的泪水。


“博哥,他不想跟我绑定,就算了吧。”


他红着眼眶朝肖战笑了笑。


肖战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


“有个任务,有点难度,不过你一个人能搞定的,出去自己待一段时间吧。”


 


10


第五次了。


方博来敲许昕的门,开门的是周雨。


“博哥——你这几天到底要干啥?许昕出任务去了你不是知道的吗?”


周雨开门看见是他,就扒着门开始喊。


“谁谁谁找他!”方博矢口否认,“我、我是来找你的!你看看你自己!你到底是谁室友啊!”


樊振东脑袋从周雨旁边探出来,靠在周雨肩膀上,“博哥,我和雨哥那可是光明正大的绑定过的,他在我这待着没毛病啊。”


“……”


方博一时无法反驳,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地站在门口。


“算了算了——”


方博对这对小情侣挥挥手,转身走了。


 


“博哥你别再来敲门了啊!”周雨在后面喊,“许昕回来了肯定会去找你的。”


 


找我个鬼。


方博恶狠狠地踢着石头。


出任务都是别人告诉我的,说走就走了,连个招呼都不打。


 


脑后突然刮过来一阵风,吹地方博头发都立起来了。


我靠许昕你的死八哥——


方博还以为许昕一回来就放八哥偷袭他呢,猛一回头。


宿舍大门开着,空空的风穿堂而过。


没有人。


 


方博用力地踢了一脚石头,急急忙忙地走了。


 


11


路过刘总的办公室,门正好打开了。


一对夫妇走了出来,刘总客客气气的送他们出门。


“哎,方博,正好。”刘国梁看到他了,跟他招招手,“这是许昕的父母,来看许昕的,许昕出任务去了是哇,不赶巧,你帮忙送一下他们行哇。”


方博连忙点点头,乖巧地朝叔叔阿姨笑了笑。


 


“哎呀,好巧呀!”许妈妈看了方博好一会儿,突然轻声叫起来。


“怎么了?”在场的三个男人都奇怪的看着她。


“哎呀老公你忘了啊!”她轻轻地拍了一下丈夫的手臂,“这不是隔壁家的小博吗?”


许爸爸闻言,转头认真地盯着方博。


方博眨眨眼。


“啊……”许爸爸笑了,嘴角的弧度和许昕几乎一模一样,“是昕昕十岁以前那个邻居家的哥哥是不是?”


许妈妈赶紧点头,温柔地看着方博,“小时候跟我们昕昕还有娃娃亲的呀!”


 


方博嘴一下睁得老大。


那个矮矮的还不到他肩膀的小豆丁,被医院检测成普通人的小屁孩。


现在成了个男模一样的S级哨兵?


 


那我他妈这段时间在瞎矫情个什么鬼啊?


 


“刘总!”


肖主任匆忙跑过来,跟刘国梁耳语了几句。


刘国梁听完眼神一沉,思考了一下,叮嘱肖战送许昕的父母出门,一把把方博拉进办公室。


“许昕出事儿了,你赶紧去看看。”


 


12


累死我了,躺一会儿。


许昕大字型摊开,躺在地上。


身上没有伤口,任务也不是很难,只是抓一个具有攻击性的B级向导而已。


也不知道是不是垂死挣扎,那个向导被铐住之前攻击了许昕的精神图景。


本来一个S级的哨兵是不会被影响的,但是许昕心思不在这儿,居然被他得手了。


尽管他反复强调自己没有问题,只是一时分心,来交接的人还是迅速给肖主任打了报告。


因为还要赶紧交人,他们不能多留。


人一走,许昕就往地上一倒不起来了。


 


说实话,还是疼的。


许昕手脚都有抽筋的感觉,浑身发软,强撑着自己不要失去意识。


一旦失去意识精神暴走,一个S级的哨兵的破坏力是非常强大的。


他定定地看着天空,没有太阳,但天空还是亮得他眼前一阵阵发黑。


突然,一个黑影一直在上空盘旋。


他的脑子慢慢转了很久,才认出那是他的八哥。


“你下来……”


他有气无力地喊它。


但是精神力衰弱,精神体不像以前那样那么听他的话了。


他叫了好几声八哥,八哥才越飞越低,然后停在他的胸膛上了。


许昕想摸摸它,但是没有力气。


只能躺在那里,感受着八哥在他胸膛上跳来跳去。


 


突然眼前一黑。


他还以为自己是昏过去了呢。


可是费力地眨了眨眼,又确定自己是醒着的。


白天变成了夜晚。


他进到自己的精神图景了。


 


回光返照吗?


他撑着身体坐起来,觉得身体莫名好受了很多。


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情况啊,难道灵魂出窍了啊。


 


本来他的精神图景,不是这样的。


曾经碧海蓝天白沙夏日,如今黑夜连绵。


他盘腿坐好,懒得去思考了。


 


方博在干什么呢?


许昕克制不住地想。


他会想我吗?


会的吧。


作为一个哥哥对弟弟的思念嘛。


 


可惜了,出门之前,没有跟刘总拿回他的绑定申请书。


如果,如果有命回去的话,就还你自由吧。


 


没命回去,你也自由了呀。




13 


黑夜出月亮了。


许昕迷茫地抬头去看。


月光不像阳光,又柔又软。


太阳是这世界上唯二不可直视的东西,还有一样是人心。


许昕想是的,是这样的。


他不敢看方博的心,他怕看到他心里的那个人。


 


月光不仅柔和,而且越来越明亮了。


像是从柳梢月一下变成了满月,一刹那还显得有些明晃晃的。


周围没有星星。


许昕晃了晃自己的脑袋,莫名想起了方博的那双星星全都掉进去了的眼睛。


星星不是我的。


可是这是我的精神图景啊。


 


这是我的小月亮。


 


“许昕。”


有人喊他。


许昕沐浴在月光里,根本懒得回应。


假的,没有人能进入他的精神图景。


方博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了。


都怪方博,心里有别人,才每次都失败。


 


“许昕许昕许昕。”


像是有人开了灯,“啪”地一声,黑夜一下子又变回了白天。


许昕懒懒地看着周围的一片空白,像是要坐死在这一片虚空里。


 


“许昕。”


突然头上一重,有人在他头上放了一个东西,又轻轻地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他懵懵懂懂地抬手去摸头上的东西,抓到了一只刺都收起来的刺猬。


他捧着刺猬笑了。


方博你看,它不扎我。


 


他一叫方博,方博出现在他眼前。


蹲在盘腿坐在地上的许昕面前,肩膀上停着许昕的八哥。


 


许昕。


他说。


啊,是你一直在叫我啊。


许昕说。


 


“许昕,你醒一醒,你的精神图景被攻击要崩塌了,你别自我放弃啊。”


“这不是……挺好的吗?”许昕看了看周围。


“不好,一点都不好。”方博摇摇头,“训练记录显示你的精神图景是海边,而不是,不是这一片什么都没有的地方。”


“我,我觉得挺好的啊。”


“不好不好不好。”方博往前凑,额头抵着他的,“许昕你醒一醒。”


 


“可是,只有在这里,你才跟我这么近。”


许昕惨兮兮地笑了一下。


 


方博抬起双手捧着他的脸。


“你醒过来,我亲亲你。”


 


14


许昕唰地睁开眼睛。


浑身疼地不像话,躺在医疗室的床上。


眼睛里只有雪白雪白的天花板。




突然眼睛被一双手盖住了。


温热的气息越靠越近,嘴唇被烙上了一个吻。


 


终于和他成功绑定了的向导贴着他的嘴说。


“说好了的,亲亲你。”



评论

热度(860)